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性伴侣
性伴侣

性伴侣

对於我交往的性伴侣,我从不会主动的去追求或招惹,前些年对於选对象我没有设什么条件,只要看顺眼喜欢就好,但后来这些年,我有了些经验,加上一些姐妹互相交流心得,我也在这些对我示好的男人中,设下了一些条件(我的首选,是要有家庭、有正当工作或事业、有不错的经济能力、年龄比我大,看起来温柔有礼貌而且让我顺眼的;其实这些条件,大都是阿芸姐教我的,以后有机会再说她的故事)选择较优又让我不讨厌的人交往,对於经我选择的男人,我也会先经过交往一段时间,起码约见两三次面后再决定是否继续交往下去,是否会演进到上床也不一定,有些约了两三次,感觉不好就结束了,也有些经过一两次见面很快就上床了。

  有别於老公所安排的联谊,我和这些我自己挑选的性伴侣性爱时,我会故意表明家庭不温暖,和老公感情不睦,性生活不美满,尽量表现出,我是一个需要安慰又需要爱的饥渴女人,在做爱时,我会使出浑身解数表现出性饥渴,配合他们的各种性需求,让他们达到最大的满足,也让他们觉得我从他们身上最大的满足,让他们干完我,回到家面对着老婆,还对我念念不忘。

  想着!想着!终於沉沉睡去。

  七点整,被手机响起的閙铃叫醒,伸个懒腰下床,穿着性感睡衣(因为女儿不在,所以我就没换衣服了)走向浴室梳洗,女婿已经在准备早餐,我问了早!

  他也问了早!说:「大姐!早餐快好了,你梳洗完就可以吃了!」我笑笑说:「没礼貌!平常要叫妈……在床上才能叫大姐。」他也笑着说:「是!妈……」

  等我梳洗出来,已经七点二十分,他已经把早餐摆好在客厅茶机上,我问他怎么不放在餐桌上,他说东西不多,坐沙发上吃也可以看看电视。

  其实我比较喜欢在餐桌坐高高的用餐,既然他是好意,我也没要求他换到餐桌去吃,我说:「那我先进去更衣后再来吃吧!」这时他走过来,两只手轻轻扶着我的肩膀,一边说:「你就趁热先吃吧!换什么衣服!又没有别人,张大哥八点才会过来这里接你,你吃完再换还来的及哝!

  难得看你穿这么性感的睡衣,就多让我欣赏一下吧!下次不知道要等几时才能看到你的性感身体了!」一边把我轻轻推向长沙发坐下,他也坐在右边的单沙发上陪我一起吃。

  女人就是爱听别人赞美,女婿说我身体性感,我当然不能让他失望(其实这次带这套性感睡衣来苗栗,本来是想有机会穿起来让女婿帮我拍照,我想验证看看,老公拍的和别人拍的有什么差别,因为老公总是自夸他拍的多好!而我又不敢随便让外面男人拍,所以想到让女婿帮我拍是最安全的了,这事我还没机会向女婿提起,这两天就被张大哥搅的没机会说了,不过我昨晚已经对拍照的事,有了心里的盘算~ ),我也没说什么,坐下后,因为沙发矮,两腿就自然开开,露出丁字内裤,拿起已盛好的稀饭,故意很专注的看着电视,自顾自的的吃了起来,随阿春怎么用眼睛意淫我,我不想去打搅他,其实被男人这样的欣赏,我心里还是沾沾自喜的!

  过了一会儿,电铃突然响起来,时钟指着七点半,心想应该是张大哥提早过来了,我站起来,故做惊讶的看着女婿,问他:「这么早会是谁啊?你挡一下,我进去换衣服。」

  他站起来靠过来我身边,紧紧拥抱了我一下,轻轻把我按回沙发坐下,说;「是张大哥啦!昨天我有叫他可以早点过来,没想到他这么早就来了。」我有点忸怩的说:「可是我穿这样不大好吧!」他一边走向门口一边笑着说:「嗳呀!昨天晚上你没穿内裤都给他看过了,现在这样有什么关系!」随即他就打开门,让张大哥进来。

  张大哥一进门正对着我,我已经把双腿并拢,看见他眼睛一亮,向我问了早!

  我说:「早啊!坐吧!不好意思,没想到你提早来,还没来的及换衣服呢,你坐坐我马上吃好了!」

  女婿指着我左手边的单沙发,示意张大哥坐那,张大哥坐下后看着我说:

  「不及!不及!因为阿春昨天说,如果我准备好可以提早来家里等你,所以我就早来了,时间还早,你慢慢吃吧!」

  他这么说着,我望了女婿一眼,女婿刚好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,我不禁怀疑,女婿叫我不要换衣服和张大哥的提前半小时来接我,是他们俩昨晚串通好的。

  也许他们觉得这样安排,俩人看我穿着性感睡衣很刺激!其实我的内心根本无所谓,我很镇定的看着电视,继续吃着我的早餐,他俩一左一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,四只眼睛当然不会放过视淫我的身体。

  大约过了十分钟,我已经吃好,站起来准备收拾碗筷,女婿很快的说:「妈!

  你放着,我再慢慢收就好,你先去换衣服吧!让张大哥等太久不好意思。」红色睡衣是透明的,胸部的地方虽然是黑色的,但也是半透明低胸胸罩型设计,可以清晰的看到乳房和乳头,刚刚我一直坐着,张大哥只能从侧面欣赏到我的身体,但现在站起来面对他,连同透明的丁字裤,此时等於是赤裸裸的展现在他们俩人面前。

  听女婿这么说,我也没说什么,就转身向左边,经过张大哥身边,看到他的裤裆处是突起的状态,我走入房间更衣。我穿了一件白色短裤,配上红白直条微透明的短袖衬衫,可以隐看到内衣,再穿上露指高跟拖鞋,配上我的长腿,也不失有点性感。

  离开女婿家,和张大哥一起到停车场,看一下时间刚好八点,我们都没讲话,车子开出社区后,我问他有没有什么计划要去哪里?他说完全没有,今天只负责下午两点,把我安全送到家,这期间一切都听我的安排。

  我说:「那就先往南寮开好了!我听阿春说,我昨晚穿的睡衣有影响你,那你昨晚有睡好吗?」

  他说:「这个阿春!嗯~ 其实没有睡的很好!昨晚刚回到家,想到你那透明性感的内衣,和衣服里面动人的身体,真的有点难熬!而且很久没有像!这样和女孩子约会,也是会紧张。」

  我伸出左手,轻轻放在他的右大腿上捏了一下,说:「还女孩子咧!我大你那么多岁,和我约会不会嫌我老吗?」

  他说:「不会啦!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,第一次见到你我就不敢相信你是秀琴的妈妈,你们俩看起来,相差没有很多岁的样子,阿春说他也这样觉得,之后我们又见了几次面,更加深对你的印象,有一次跟阿春喝酒聊天,不小心向阿春透露我很欣赏你,但那时我对你并没有存非份之想。」我说:「我都没听阿春说过,他也觉得我和秀琴相差没有很多岁的样子,这都是你们男人私底下在聊的事后!那后来怎么阿春说你想和我交往!」他说:「前一久,有一次又和阿春聊天,阿春问我,如果有机会,想不想单独和你约见面,我想了想问阿春,这样妥当吗?你岳母可能同意吗?」阿春说:「我可以找机会试探岳母一下,传达你对她的欣赏,说你有意单独约她聊天,至於她同不同意我不敢打包票。依我对她的了解,第一她人很豪爽,很喜欢到处逛逛、吃吃、喝喝,人很好相处,和处的来的人她也会很真诚的相待,我观察你们这几次见面,都聊的很不错,我感觉她对你是有好感的,你们也是同乡,互相都应该有亲切感。因为我和她也很聊的来,我们也聊的很多,她对聊天话题没有什么限制,对男女关系也很开放,我觉得她应该不是那种默守成规,认为女人应该坚守妇道不能突破的人,所以你要约她的事,不是没有机会。如果她愿意和你单独见面,后面就是你们俩人自己的事了!」听他这么描述后,我心想,女婿并没有把我和女婿的艳事向他透露,我说:

  「原本是这样,其实你可以自己找机会跟我说啊!这样阿春就不知道我们私下见面了,你这样不是多此一举。」

  它腼腆的说:「还是不好意思啦!因为论辈份你还是长辈呢,所以请阿春转达也比较没那么冒失,再说我和阿春两个像亲兄弟,他也和他的事他也不会乱说什么的!」

  我的手还在他的右大腿上,手掌轻轻的前后划动几下,手指微微碰到他鼓起的胯下,我说:「我昨晚被小孙子吵的也没睡好,那我们就走滨海公路,开到南寮我们找一家汽车旅馆聊天休息好了。」

  他面露喜悦的说:「好啊!可是南寮我不是很熟,不知道哪里有汽车旅馆?

  到了南寮你再告诉我怎么走,要去哪一家。」

  我说:「听我同事说,在她家旁边,靠近南寮渔港,有一家○晶温泉汽车旅馆还不错,我们就去那一家吧,可以泡泡温泉!」我请他看到便利超商时,停下来帮我买一杯拿铁,他自己也买了一杯美式咖啡,我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喝咖啡,我比较不喜欢男人的烟味和槟榔味,但还可以忍受,然而对於不喝酒和不喝咖啡的男人我就无法忍受了,我认为不喝咖啡的男人,就不会带我去一些有情调的地方,不喝酒的男人就不会有什么激情的活动了!

  在此时前,我都跟着女婿叫他张大哥,我想既然以私下见面,应该有个称呼,我问他:「我应该怎么称呼你?」

  他说:「我叫志庶,家人和朋友都叫我名字,也有人叫我阿志。那我该怎么叫你呢?叫樱姐可以吗?」

  我捏了他的大腿一下,笑着说:「不行!听起来像淫荡的姐姐,你就叫我阿姐就好了,我就叫你阿志啰。」

  我们就一边喝咖啡、一边看风景、一边聊着,这时我的手机响起,拿起手一看是老公打来的,我跟张大哥说是我老公,然后接起电话就说:「不是说好吃过中饭就回去了吗,干么又打电话来哝!」

  老公说:「想你就打电话给你啊!旁边有没有人啊!」我说:「想你的头啊!阿春不在,他说去楼下抽烟了。」老公说:「昨晚一个人,看着那天联谊拍的相片,看着看着就受不了,想的不行。」

  我不知道话要怎么接,又不能马上挂电话,就说:「哦!后来呢?」老公说:「后来我就上联谊网去看一下,有好几个单男来信,要和我们联谊,等你回来我再开电脑给你选。」

  今天因为要坐车,我把电话听筒声音调的比较大声,旁边人如果注意听都可以听到对方在说什么,为了快点结束对话,我说:「我选什么选?你自己看着办吧!好了,电话里不要讲这些啦!阿春应该快回来了,有事我回家再说吧!」结束了电话,我对张大哥说:「不好意思,电话声音调太大声,你有听到什么吧!」

  他说:「嗯!是有点大声,我只听到一点什么看相片受不了,还有什么联谊的事!」

  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大约了解,张大哥是一个木讷、内向、被动的个性,我想!按照他的个性,如果我不采取主动,今天也许到回家之前,应该都不会发生什么越轨的事!如果什么事都没发生,又何必大费周章的安排他送我回新竹呢?

  为了主动营造气氛,我决定透露一点夫妻间的秘密,我说:「我老公有点毛病,说什么我身材很好,要学人家年轻人一样,玩什么自拍PO网,还上网买一些情趣内衣,叫我穿给他拍,昨天穿的睡衣就是他买的,不过我也蛮喜欢的,所以配合他让他拍了不少的性感照,昨天他一个人在家,看了那些相片说受不了!」我问他:「你会不会拍照?」

  他说:「一般拍照当然会,但你说的这种自拍,我就没经验了。」我接着说:「从以前他就一直鼓吹我配合他参加什么联谊活动,后来我配合他,让他拍性感照之后,他就偷偷上网PO我的性感相片去徵友,然后拿一些应徵联谊的信给我看,叫我选我喜欢的来安排见面,不过到现在为止我都没理他。

  对了!你知道联谊活动吗?」

  他说:「当然知道了,在小说里面和A片里面都接触过,只是在现实生活里,没听人谈过,也没想过!」

  快到南寮之前,我又想,虽然我对张大哥有点好感,若不是女婿转达他向我表达爱慕交往之意,我也不会萌生想要和他交往的意思,如今为了女儿,我和女婿和张大哥达成共识,讲好在不让我老公和女儿知道的情况下,我接受和他来往,他们两个男人怎么想我不知道,对我来说,多一个男人也没什么损失。

  然而我心里认为,男人向女人表达爱慕,想和她交往,不就是为了上床吗?

  女人接受交往,不就是答应上床了吗?所以我想,这不过只能算是为了女儿的工作顺利,而达成的一笔免费的性交易罢了,所以今天一定要完成这笔交易,而且以后还要有继续的售后服务。

  九点五十分我们进入汽车旅馆旅馆,休息时间是三小时,先参观了一下环境,卧室除了一张大床,电视旁边放了一张漂亮的金色贵妃椅,浴室有两扇玻璃门镶嵌有古铜色的铁条,这都很适合拍照,浴缸大小刚好适合两个人泡汤。

  我坐到床上说:「这里还不错啊!我喜欢泡汤,你喜不喜欢啊?」他说:「我也喜欢,不过我都是去泰安温泉泡,还没在汽车旅馆旅馆泡过。」他站在旁边一边回我,一边调电视频道,他问我想看什么节目?我说来这种地方就看那种片就好了!

  他调好电视,我把手机调到拍照模式,对他说:「你过来,用我的手机,帮我拍几张照看看。」

  我坐到床上,他帮我拍了几张后,我下床靠到他旁边,接过手机,打开相簿,我们一起看他拍的成果,我称赞他拍的不错,放下手机,一边从包包里拿出今早穿的红黑性感睡衣,打开放在贵妃椅上,一边对他说:「我先去放水,然后我先冲一下,出来后穿这套睡衣,你帮我拍一些性感照,等水放好,我们再一起泡温泉好不好?」

  他很高兴的回答说好!我进入浴室,打开水龙头,然后冲好澡包着浴巾走出来,把衣服都放在化妆台上,他还穿的很整齐的坐在床上看A片,我把手机拿给他叫他准备帮我拍照,然后走到贵妃椅前,拿起睡衣走回床边,面对他取下浴巾,睡衣还没穿好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按下快门,穿好睡衣,我想他那么急,所以内裤我就不穿了,我先跪在床上让他拍了几张,然后下床穿上露指高跟拖鞋,站在浴室门口让他拍,由於一直都是面对着他,整个身体等於裸露在他眼前,他也有了男人正常的反应,老二把裤裆顶起一只小雨伞,我的下面其实已经感觉搔痒和湿热,真盼望此时他立即向我进攻,用他硬起的老二直接插入我的淫穴里面!

  我问他要不要先宽衣再继续拍,那样比较轻松!他说不用,等等泡澡再脱就好了,我心理想,看你能绅士到几时?

  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,我走到贵妃椅前让他继续帮我拍,大部份都是我自己摆好姿势,然后示意他按下快门。

  在贵妃椅拍了几张后,我走到房间门口,让他继续帮我拍了几张,他的下面一直都保持着硬挺高举的,此时浴室里面哗啦的水声变小,我对他说:「水应该放好了,我进去看看!」

  我打开浴室门,关了水,我想就让他多拍几张吧!我招招手叫他:「阿志!

  你过来这边再帮我拍几张!」我在他面前脱下睡衣,踩进到浴缸里面站着示意他拍了十几张。

  然后我坐到浴缸边缘,对他说:「你再随意拍几张,就一起来泡澡吧!」他应了好!等我坐进浴缸后,他没拍几张就说:「好了!」然后拿着相机走出浴室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光着身子走入浴室,向着对面淋浴间走去,他的身材算是中等偏肉多,很结实,看起来有在运动的体格,下面呈九十度硬挺的老二,不算长但有点偏粗,屌毛又浓又多,不管体格或他的老二,都合我口味,是我喜欢的型。

  他冲好澡走过来,老二已经有点下垂,但还是硬挺着,我看着他进入浴缸,和我面对而坐,此时我们赤裸的身体自然的靠在一起,我把手伸他大腿内侧轻轻来回摸了几下,然后轻轻握住他的老二,我微笑的看着他,轻轻的上下套弄着他半硬挺的老二,渐渐的他的老二愈来愈硬,我的穴里面愈来愈感到搔痒。

  虽然我现在我很期望他立即采取行动,就在浴缸里狠狠的干我!可是他只伸出手来回抚摸我的大腿,始终都没有进一步碰我的阴部,我忍不住问他:「你的好硬啊!想不想插我?」他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我把握住他硬挺老二的手松开,站起来说:「我泡好了,我先起来啰!」我在他的目视下擦乾身体,走出浴室躺到床上,盖上被子,看着电视里面正式播放着,一个黑人用他的大黑屌在插一个白人女性的肛门,传出哀~哀~的叫声。

  没一会儿,阿志走出浴室,他往床铺走过来,站在床边,看了一下电影,我问他:「你有玩过后面吗?」他回说没有,然后弯下身,轻轻的掀起我身上的被子,我静静看着他,他的眼睛从我的头一直往下看到脚,然后他的目光停在我的阴部,虽然我的阴毛已经修过,但这次修的很少,我紧闭着双腿,像肉包似鼓起的阴阜上仍然有着一片又浓又黑的毛盖住了整个阴部,他看不到我的阴蒂和穴口。

  随即他爬上床来轻轻将我双腿分开,跪在我的双腿之间,再把我的双腿分得更开,让我那神秘的私处,完全暴露在他眼前,他趴上来,开始亲吻我的乳头,手握住我的乳房揉着,在他一阵玩弄乳房后,我不禁发出嗯~嗯~的淫声。

  接着他把脸凑向我两腿之间,用双手将我那丛浓密阴毛下的两片花瓣,轻轻地拨了开来,不停地抚弄着我的毛丛,柔软的阴唇、湿润的阴道口,以及上面那粒开始发硬的阴蒂,这使我浑身颤抖而起了鸡皮疙瘩!

  我一方面觉得多少有些害羞,一方面更感到兴奋莫名,我看他脸上的表情,知道他也和我同样兴奋!听到他不停地喘着气,那股热热的气息一直喷到我的阴阜上,拂动着那片阴毛令我感到痒痒的,穴里更是又湿、又热、又痒!

  此时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吸他的肥屌,又舍不得他的嘴离开我的穴,我把身体往下移动,示意他把臀部转到我的脸上,形成69式的姿态,他的肉棒硬挺在我的眼前,的确是相当壮观,真不愧是年轻的人!真是一条好宝贝、好肉棒!

  看得我是心花怒放,兴奋莫名而且欲火高涨,我用脸颊去摩擦着它!兴奋感逐渐扩大了起来,光是用眼睛看、用手摸已嫌不过瘾,也不够刺激了,於是我将他的大老二送入口中,毫不犹豫地用舌去舐、用嘴去吸,使出我吸屌的功夫向大老二舔吮起来!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阿姐……好舒服……」他浑身轻颤抖着,嘴里发出阿~阿~的呻吟声音来。

  我继续将他的大肉棒深深含在口中,用舌头去轻轻地搅动、吸吮、卷绕着他的大龟头,然后再一出一入,一吞一吐地套动着他的肉茎。有一股莫名的强烈冲动及刺激感使我不断地舐吮、吞吐着他的老二,仿佛这根大肉棒现在抽插着的不是我的嘴巴,而是下面搔痒的阴户,久久不厌、兴趣盎然。

  「啊……好棒……好舒服……阿姐……你真有一套……哦……」可能是很久没尝到这种滋味,他高声的大叫!他那个大龟头在我口中变得滑溜溜的,而且还从马眼口渗出了一些黏黏的分泌物出来,我拚命地不停吸吮,舔舐着它而乐此不疲。

  我看他脸上的表情和叫声,知道他已面临高潮,快要射精了。虽然我很想这动作是在自己的阴道里发生,可是现在又怎么舍得放开他的大鸡巴?也不管他的呼叫和焦急,我仍然拚命地吸吮着。

  「啊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我快出来了……」他一边叫着,一边拔出含在我口中的大老二,回到刚刚跪在我双腿间的姿势,他将嘴靠向我的穴口,以又凶猛又热情的方式舐着、吸着、吮着、咬着我的阴蒂,不时还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……!

  没多久那强烈的快感,已经让我达到今天第一次的高潮,他继续用牙齿轻轻咬着我那颗勃起的阴核,我更酥痒得受不了,恨不得马上就把他那根大鸡巴塞进我的骚穴里去!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停了……停了……别再舔了阿志……痒死了……受不了啦…啊啊啊……」我口里用颤抖的声音叫着,停了……停了……可是我的臀部却不自主,拚命地抬高挺向他的嘴边,渴望他的舌头能更深入些、更刺激些。

  本来想今天只是应付一个普通男人,没想到他的老二还没插入我的骚穴,光用嘴巴就已经征服了我,这股使我浑身颤抖、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,这一波波让我骚穴汹涌澎湃、激情而快感的浪涛,滋润了我的骚屄,不知流出多少淫液,一发不可收拾,都被他吞食下肚里。

  我陶醉在无比亢奋的激情中,整个人变得迷迷糊糊的,全身触觉都聚集在从阴部传上来的快感,无论他做出任何怪动作、怪花样,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一一接受,因为,我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,几乎爽美得发狂了。

  我再次用哀求的声音:「阿志!拜托……别……别再舔了……阿姐受不了……快……快把你的大鸡巴……插进阿姐的……屄里面……快……快插进来吧!」他看到我的骚姿浪态,也被激发得血脉贲张、阳具暴涨,顺手拿了一个大枕头垫在我的肥臀下面,然后再将我的两条大腿分开抬高,手握着大鸡巴,先用龟头顶住我的阴核一阵研磨,只磨得我浑身奇痒无比,夹杂着酸麻、酥痒的滋味,说是舒服嘛,却是更难受,尤其是阴户中那种空洞洞的感觉,实非笔墨所能形容的!

  「阿志!……阿姐的屄…难过死了……别再逗我啦……快…快插进去吧………」我禁不住地淫叫着,阿志也觉得此时若再不狠狠的肏我一顿,我真会恨他一辈子,於是,他对准我那个多毛、性感的嫣红色阴道口用力往前一挺,「噗滋」一声,大龟头应声而入,一下直插到底!

  「唉呦!」我不禁叫出声来:「阿志你先别动,我想多享受一下大鸡巴实实在在插入屄里被塞满、撑胀的感觉!」

  他说:「嗯!等下你叫我快,我就快;叫我慢,我就慢;叫我轻,我就轻;叫我重,我就重,全听你的,好吗?」说罢,他低下头来深深吻着我的嘴。我们吻到快要窒息了,我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嘴向他下达进攻的命令:「来吧!阿姐已经等好久了,你先轻一点!」

  「好!」阿志一听,屁股用力一抽、一挺,大鸡巴头直捣我的子宫颈。

  我一阵激动,叫着:「哇!好酸,好麻……好舒服……」阿志一听,马上开始抽插,他用三浅一深的招式慢慢干着我的骚穴,用大龟头抵住子宫口磨蹭,直肏得我浑身舒畅,爽快莫名,淫水一波波的涌出来,就这样我又接连来了两次的高潮。

  我想,再来一次高潮,应该是今天的容忍量了,希望阿志也能在我再一次的高潮时一起射出来,我将双腿翘起,让我的肥屄更清楚的展现在他眼前,我喘着说:「阿志……你可以用力的插……我想和你一起出来……」阿志一听我那淫浪的叫声,加上我脸上露出的淫荡表情,哪里还忍受得了,於力一挺,一插到底,我感觉龟头都几乎顶入子宫里头去了,刺激得全身一阵颤抖,阴道猛地紧缩,一股淫液身不由己地直冲而出。

  「哎呦……顶死我了……」我舒爽得浑身连抖几下,急忙抱住阿志的屁股帮忙推拉,让他下下插得尽根而入。阿志使劲大起大落地一进一出快速的抽插,下下尽根、次次着肉,凶狠勇猛地连续抽插了数十下。

  他这一阵狠攻猛打,使我感到爽快无比,身不由己地拚命摇摆着我的肥臀去迎凑他的猛烈抽插,他每次用力一撞,我就全身一抖,使我处在亢奋高昂、飘飘欲仙的状态中,不免爽极而大声的一直不停叫着「哎呦……哎呦……哎呦……哎呦……」

  我叫着、摇着、摆着、挺着……,使我的屄和他的鸡巴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我的淫水好似缺了堤的江河,不断的我的淫穴里涌出。

  阿志如一头饥饿的下山猛虎,要将口中的猎物吞噬而食之,他卯足了劲,拚命地急抽猛插,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撞击在我的花心上,那「噗滋……噗滋……」的抽插声不绝於耳!

  在我又连接达到高潮的第二次,突然他抽插动作变的又快又急,嘴里叫着: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阿姐……啊……我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的臀部配合他的抽插动作,拼命往上顶,「噗滋……噗滋……」的抽插声中,我已欲仙欲死,他的抽插动作突然停下,他的大鸡巴,用力的深深插在我的淫穴最深处,感到他一阵颤抖,一股热流喷入我的淫穴内,听到他:「啊……啊……出来了……好爽啊……」

  此时我无法形容我是多满足,我放下双腿,他也趴在我的身上,气喘如牛的问我:「阿姐,我很久没玩了,还可以吗?」

  我也紧紧抱着他,说:「什么还可以!你很厉害,你要再不出来,我就要叫救命啰!」

  这一场战事真的把我搅的精疲力尽,我去冲洗一下,回到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!

  在恍惚中被阿志推醒,他已穿好衣服站在床边,说:「阿姐:休息时间还剩二十分钟了!可以起来准备去吃饭了。」

  我伸了伸懒腰,问他:「你没有睡一下吗?」他说没有在看电视。

  我起床走到化妆台前,穿上紫色内裤,对镜一看,发现这件内裤还蛮好看的,而且穿这件内裤还没拍过照片,我问阿志这件内裤好不好看,他说很好看,我叫他帮我拍几张再穿衣服,让他拍了十几张内裤照,虽然意犹未尽,因为时间快到了,就只好草草结束了汽车旅馆的行程。

  到南寮渔港二楼餐厅,吃了中餐后,阿志送我回到家才下午一点半,他问我还可以约我出来吗?我说可以啊!我们留下联络方式,然后互道再见。


  【完】